杭州高新实验学校的郑金平老师说

2021-05-01 02:59

钱报记者又问了杭州几位资深语文老师,基本都表示“跟着字典走”。杭州高级中学的寿婷尔老师说,“字典一直在修订,其实老师们更容易搞错。我一般都是查字典,也让学生查字典。”

“后来,我们语文组的老师还在一块儿专门讨论过,原来又出现了‘想象’的写法,两种写法并存,而且没有单人旁的‘想象’成了主流。”王老师说,“我自己掰回来以后,这么多年已经改不回去了,还是习惯用单人旁这个,但学生们用两种写法都是认可的。”王老师说。

“硬掰”回来之后,“想像”这一写法已经在王琪脑海里根深蒂固。一直到前几年,王琪在板书时继续写单人旁的“想像”,听课的老师问她为什么加了单人旁,她才反应过来貌似又改过了。

寿老师补充说,像这样换来换去的词语其实并不多,平时多留心就可以了。

“从我读书一直到参加工作的前十几年,一直都是写作‘想象’的,课本里也都是这么写的,从来没有人会觉得它不对。”王琪老师回忆说,“到上世纪90年代某一年,我们收到新教学规范,有一些字词改了,课本里也变成了加单人旁的‘想像’。”为了改掉之前几十年形成的用词习惯,写板书的时候,王琪都会特地留个心眼,每次写了“想象”,再加上个单人旁,“一开始很不习惯,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转变过来。”

杭州高新实验学校的郑金平老师说,对于这种不太确定的词语,一般会让学生用常见写法,考试通常也很少会考这种比较模糊的区域。